热点新闻

医药改革公众获得的不仅是省钱

发布时间:2017-04-11 09:45:55


医药分开为分级诊疗铺路

  4月8日,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全面铺开。医院将取消15%的医药加成,同时在阳光采购、“平进平出”机制的作用下,除已试行取消医药加成的医院外,北京市所有参加医改的医院,其药品价格将总体下降20%。

  以药养医作为特定时代的产物,曾弥补了医疗经费的不足,有过积极作用。但这种机制的天然缺陷,引发了诸多矛盾,越来越有悖于医疗价值取向,改革势在必行。实际上,2009年“医药分开”就已经被提出。2012年起,北京几家医院已经开始试点:一是设立医事服务费,体现医务人员的专业价值;二是取消药品加成,实施阳光采购;三是检查费用下调。此次医改较几年前更加细致,报销政策向社区倾斜,也为推进分级诊疗铺路。

  医改根本上是为了优化医疗资源,给患者减负却是医改最能够争取支持、最容易取得进展的突破口。从数据上看,试点医院的药占比和患者负担有下降趋势。而在数据背后,每位患者在疾病、治疗方案、治疗周期等方面存在个性差异,反馈五花八门。但他们仍然最关注医改是否能带来价格的降低。例如,有患者反映,新增加的医事服务费增幅较大,对是否能受益持观望态度,社区医院药品又不全,有慢性病患者打算赶在4月8日前去扎堆开药。

  当然,以药养医已经延续了近60年,调整不可能一步到位,有些环节仍需磨合,人们的就医习惯也会有一个适应过程,这需要有关部门与公众及时沟通,取得理解。

用制度治理“职业跳槽教授”

  3月31日,《新华每日电讯》发表了有关教授跳槽的调查报道,发现“职业跳槽教授”有“蜻蜓点水”型和“狡兔三窟”型。“蜻蜓点水”型教授一个聘期换一个单位,每所学校待三五年。聘期一结束,立马大抬身价,如果学校不给钱,就跳走了。“狡兔三窟”型教授先到一个地方,拿了安家费,弄到了房子,然后又到另一所学校再来一次。

  人才流动本是一件好事。正常情况下,在充分调动工作积极性的同时,无形中优化了用人单位人员配置。然而一旦有人别有用心地利用规则,就会给单位和职场生态造成损失。教育和科研需要长期积累,频繁跳槽的危害更显而易见,“职业跳槽教授”对学术和公共资源都不负责任。

  还应该看到,“职业跳槽教授”背后并不仅是教授的问题,也因为高校的挖人大战。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,学校“挖人”存在一种短视行为,“引进就可以了,至于以后他要为学校发挥什么作用,并不考虑,主要是为了满足人才考评指标”。因此,与其批评教授跳槽,不如关注大学导向。

  诸多媒体认为,解决之道在于用制度规范。首先,要完善职称评定制度,除了要重视个人成果,也要考量其敬业精神;其次,要完善人才流动制度,避免出现“跳槽型镀金”现象;再次,要完善人才招聘制度,除了其自身逐利外,高校“挖人大战”也助长了“职业跳槽”现象。大学对社会的价值观有引领作用,不应引领浮躁之风。

把买卖举报信当作违纪调查线索

4月5日,有媒体报道称,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邮政局投递员鲍某,利用职务便利,私自开拆举报信件30余封,隐匿40余封。还将多封举报信件提供给被举报人以换取钱财。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鲍某有期徒刑1年10个月。

  有卖必然有买,对这起案件的追究不能止于鲍某,其本来就是一种线索,购买举报信或许是为了减少麻烦,也不排除做贼心虚的可能,那些买家到底有没有贪腐等违法违纪行为,需要调查。

  本案还提醒我们,举报渠道存在漏洞。除了邮局,还有一些其他方面如领导同志身边的个别工作人员,极少数信访、司法、纪检工作人员。截获者靠通风报信获利,可能给举报者带来麻烦或不幸,举报渠道安全应当得到重视。